Xummer

CGAffineTransform简单分析

##AffineTransform(仿射变换) 一个任意的仿射变换都能表示为 乘以一个矩阵 (线性变换) 接着再 加上一个向量 (平移)。 我们能够用仿射变换来表示:

  • 旋转 (线性变换)
  • 平移 (向量加)
  • 缩放操作 (线性变换)

我们通常使用 2 x 3 矩阵来表示仿射变换(以下需要一些线性代数的知识)。

用矩阵A和B对二维向量X做变换,那上式也可表示为

单位矩阵,主对角线为1,其他都为0的矩阵

##CGAffineTransform官方定义

struct CGAffineTransform {
	CGFloat a, b, c, d;
	CGFloat tx, ty;
};

虽然结构体中只有a,b,c,d,tx,ty 6个参数,但其实还有3个固定的参数[0,0,1]来组成3x3的矩阵。

PS:anchorPoint定义了应用变换的坐标系的原点。

仿射变换表示为一个3x3的矩阵如下:

对于一个CGPoint(x, y), 经过以上仿射变换后为(x’, y’),可表示为

即公式(1):

##identity矩阵

/* The identity transform: [ 1 0 0 1 0 0 ]. */
CG_EXTERN const CGAffineTransform CGAffineTransformIdentity
  CG_AVAILABLE_STARTING(__MAC_10_0, __IPHONE_2_0);

identity矩阵可以表示为 代入公式(1),的得到 整理后得到

identity仿射矩阵计算后的坐标也就是坐标自己本身。

##CGAffineTransformMakeTranslation方法

/* Return a transform which translates by `(tx, ty)':
     t' = [ 1 0 0 1 tx ty ] */

CG_EXTERN CGAffineTransform CGAffineTransformMakeTranslation(CGFloat tx,
  CGFloat ty) CG_AVAILABLE_STARTING(__MAC_10_0, __IPHONE_2_0);

CGAffineTransformMakeTranslation是一个进行平移的方法,根据注释得到的矩阵为 代入公式(1),的得到 整理后得到

CGAffineTransformMakeTranslation也就是所对原来坐标进行一个平移的操作,在x轴方向上移动tx,在y轴方向上移动ty。

##CGAffineTransformMakeScale方法

/* Return a transform which scales by `(sx, sy)':
     t' = [ sx 0 0 sy 0 0 ] */

CG_EXTERN CGAffineTransform CGAffineTransformMakeScale(CGFloat sx, CGFloat sy)
  CG_AVAILABLE_STARTING(__MAC_10_0, __IPHONE_2_0);

CGAffineTransformMakeScale是一个进行缩放的方法,根据注释得到的矩阵为 代入公式(1),的得到 整理后得到

CGAffineTransformMakeScale方法在x轴上缩放sx,在y轴上缩放sx

##CGAffineTransformMakeRotation方法

/* Return a transform which rotates by `angle' radians:
     t' = [ cos(angle) sin(angle) -sin(angle) cos(angle) 0 0 ] */

CG_EXTERN CGAffineTransform CGAffineTransformMakeRotation(CGFloat angle)
  CG_AVAILABLE_STARTING(__MAC_10_0, __IPHONE_2_0);

CGAffineTransformMakeRotation是一个进行旋转的方法,根据注释得到的矩阵为

####1、证明x’和y’构成圆方程 代入公式(1),的得到 整理后得到 两边都平方,得到 两式左右都相加得到

化简后得到

直接就是圆的方程,这只是证明x’ 与 y’在变换后任然在与x 和 y 在以(0,0)为圆心的圆上。

####2、真正的推导过程

根据上图用三角函数表示公式(1)

CGAffineTransformMakeRotation方法用来计算出原来点(x,y)旋转α°之后的(x’,y’),即将原来的旋转α°。也就是将view或者layer以anchorPoint为中心点旋转α°

##胡乱吐槽 数学真的是很奇妙的东西,矩阵虽然不明白这是如何抽象出来的,但是觉得很厉害的样子。Google了一些资料,还是云里雾里的,只能感叹其中的精妙了。

以下摘自理解矩阵

这样的一类问题,经常让使用线性代数已经很多年的人都感到为难。就好像大人面对小孩子的刨根问底,最后总会迫不得已地说“就这样吧,到此为止”一样,面对这样的问题,很多老手们最后也只能用:“就是这么规定的,你接受并且记住就好”来搪塞。然而,这样的问题如果不能获得回答,线性代数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粗暴的、不讲道理的、莫名其妙的规则集合,我们会感到,自己并不是在学习一门学问,而是被不由分说地“抛到”一个强制的世界中,只是在考试的皮鞭挥舞之下被迫赶路,全然无法领略其中的美妙、和谐与统一。直到多年以后,我们已经发觉这门学问如此的有用,却仍然会非常迷惑:怎么这么凑巧?

我认为,这是我们的线性代数教学中直觉性丧失的后果。上述这些涉及到“如何能”、“怎么会”的问题,仅仅通过纯粹的数学证明来回答,是不能令提问者满意的。比如,如果你通过一般的证明方法论证了矩阵分块运算确实可行,那么这并不能够让提问者的疑惑得到解决。他们真正的困惑是:矩阵分块运算为什么竟然是可行的?究竟只是凑巧,还是说这是由矩阵这种对象的某种本质所必然决定的?如果是后者,那么矩阵的这些本质是什么?只要对上述那些问题稍加考虑,我们就会发现,所有这些问题都不是单纯依靠数学证明所能够解决的。像我们的教科书那样,凡事用数学证明,最后培养出来的学生,只能熟练地使用工具,却欠缺真正意义上的理解。

自从1930年代法国布尔巴基学派兴起以来,数学的公理化、系统性描述已经获得巨大的成功,这使得我们接受的数学教育在严谨性上大大提高。然而数学公理化的一个备受争议的副作用,就是一般数学教育中直觉性的丧失。数学家们似乎认为直觉性与抽象性是矛盾的,因此毫不犹豫地牺牲掉前者。然而包括我本人在内的很多人都对此表示怀疑,我们不认为直觉性与抽象性一定相互矛盾,特别是在数学教育中和数学教材中,帮助学生建立直觉,有助于它们理解那些抽象的概念,进而理解数学的本质。反之,如果一味注重形式上的严格性,学生就好像被迫进行钻火圈表演的小白鼠一样,变成枯燥的规则的奴隶。。

-以上-